最新|中韩专线直击|巴中特快|一带一路·面对面|中巴经贸热线|短视频|每周中国经济|巴基斯坦人在中国|直播|中巴经贸企业名录|专题·活动

时隔50年,巴基斯坦“黑金子”或将再次入华

2021-10-22 10:42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编辑推荐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京ICP证140554)
微信图片_20210128172801.jpg
01.png

时隔50年,巴基斯坦“黑金子”或将再次入华

2021-10-22 10:42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水牛奶,一盒250ml售价大约5元,和特仑苏等高端牛奶比肩。让很多人想不到的是,它源起巴基斯坦,来自被誉为“黑色金子”的尼里-拉菲水牛。

  巴水牛奶究竟有何特别?时隔近50年巴水牛能否再次入华?行业快速增长下,产能如何扩大?带着几点疑问,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采访了近期赴巴考察的中国乳企等业内人士。

  图为巴基斯坦拉合尔水牛牧场的尼里-拉菲水牛。皇氏集团供图

  2倍乳脂率 更浓更香

  香味浓、脂肪高是业内对巴基斯坦水牛奶的普遍认知。中国农业科学院广西水牛研究所(下称水牛研究所)官网显示,水牛奶干物质含量达到18.4%,远高于黑白花普通奶;而乳脂、乳蛋白分别达到7.9%、4.5%,高于我国生鲜乳平均值3.82%、3.25%(来自中国奶业协会)。

  在市场需求带动下,我国水牛奶产值近年快速攀升。以广西为例,其商品水牛奶产量占全国50%。广西自治区政府今年1月时预计,广西水牛奶产业产值2020年约50亿元,比2018年多35亿元,到2035年有望超过150亿元,成为百亿大产业。

  这一切始于1974年我国引进的50头巴基斯坦尼里-拉菲水牛,世界著名河流型乳用水牛品种。据水牛研究所,巴水牛与中国本地母水牛杂交所得的尼杂一代水牛平均泌乳期产奶量为2083.8公斤,最高日产13.4公斤。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存在产奶性能下降等问题。未来强化与巴基斯坦的合作,是中国水牛奶企业做大市场的路径之一。

  “巴基斯坦在水牛种源、科技和水牛奶制造方面经验丰富,是学习与合作的重要伙伴。”此次中国商务代表团领队人、皇氏集团总裁陈易一告诉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据了解,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一年多以来首个中国企业赴巴考察团。

  巴基斯坦拉合尔水牛牧场对现挤的牛奶进行计量。皇氏集团供图

  中方技术+巴方胚胎 “黑金子”或曲线入华

  巴能否出口活牛是中企的关注焦点。“目前巴基斯坦还不允许。”巴基斯坦粮食安全与研究部畜牧专员库尔希德·艾哈迈德(Khurshid Ahmad)在今年2月由中巴农业与产业合作信息平台举办的中巴水牛产业合作对接会上遗憾地表示。在此背景下,优质水牛卵母细胞、冻精出口成为巴水牛曲线入华的可能路径。

  不过巴面临一些亟待突破的技术难点。参与此次考察的巴业内人士介绍,由于巴国内需求有限,巴水牛胚胎繁育技术有待提高,尚未实现商业出口。巴希望引进中国水牛胚胎繁育技术,加强水牛选育合作,共同出口优质冻精和胚胎。

  “如果技术和法规许可,我们乐于分享中国的经验和胚胎技术等。”陈易一说,“在未来畜牧业快速增长的压力下,通过新技术改良品种,提升品种效率,和巴基斯坦的伙伴一起推动整个畜牧行业的产出。”

  陈易一认为,中国过去30年在畜牧行业的充分实践表明,在畜牧繁殖领域适度引入基因技术、胚胎技术,有助于农业种群快速发展、提升种群质量。“无论这些经验还是技术,都将有益于巴基斯坦畜牧业在质和量上的再次发展和升级。”

  “未来很快,中巴在这一领域的商业合作将具备一定条件。”陈易一充满乐观。他说,此次考察团特意花较多时间造访了巴基斯坦旁遮普省,该省水牛研究所和中国水牛研究所已经建立深度技术合作,在实验室深度合作、技术人员培训等方面,做了充分铺垫。

  据悉,巴基斯坦已与孟加拉、斯里兰卡和肯尼亚等国签署冻精出口议定书,可实现商业出口。

  巴基斯坦拉合尔PAMCO水牛屠宰场。图片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水牛奶采购价减半 在巴建厂出口中国?

  除技术合作外,在巴基斯坦投资建设奶制品加工厂也是中企扩产能的重要一步。“通过产业投入的方式,在巴设立相关产业加工、产业研究,不仅能满足巴国内市场需求,也可以寻求出口中国及国际市场的可能,为巴方创造外汇,提升两国乳企在亚洲奶、肉制品供应端的竞争力。”陈易一如此勾勒道。

  这样的商业构想,首先是基于巴基斯坦的庞大水牛奶产能和较低成本。中国驻巴基斯坦使馆农业专员顾文亮对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分析说,巴基斯坦是世界第四大牛奶生产国,其中水牛奶占比高达60%。巴基斯坦水牛存栏量高达4100万头,当地水牛品种较好,产奶量高于中国。巴基斯坦政府经济调查报告显示,2019-2020年财年,巴基斯坦水牛奶产量达到3725.6万吨。

  高产量带来低价格。此行考察团成员、投资农业领域多年的肖茈亓介绍说,作为巴基斯坦第一大奶源,纯种高品质水牛奶采购价每公斤4-5元,和黑白花普通奶混合后每公斤约3-4元,各地区略有差异。相比之下,国内水牛奶采购价大约是巴的2-3倍。肖茈亓说,由于加工制造和餐饮甜食市场需求旺盛、水牛奶干物质含量远高于黑白花普通奶,国内核心产区广西水牛奶采购价格近几年逐年上升,每公斤已近10-12元,个别区域个别季节采购价一度逼近15元。

  其次,满足巴国内市场需求。虽然巴基斯坦是产奶大国,但每年仍要要花费200亿卢比(约合8.56亿人民币)进口牛奶和其他乳制品。巴基斯坦政府经济调查报告显示,2019-2020年财年,由于运输不当和缺乏冷藏设备,约15%的巴牛奶产量被浪费。巴基斯坦乳业协会预计,巴乳制品和牛奶的出口其实可以达到300亿美元,而2019-2020财年出口额仅6.8亿美元。为提升乳制品加工能力、减少外汇损耗,“巴方各级政府在过去5年注重改善投资环境,增加了我们投资的信心。”陈易一说。

  此外,出口中国市场的大门似乎也在打开。一直受困于口蹄疫的巴基斯坦乳制品、牛肉,今年有可能迎来两个突破:2月中国汇宇集团与雀巢巴基斯坦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将从巴基斯坦进口雀巢奶油。4月一家巴基斯坦公司宣布已获中国海关批准,将热处理后的300吨牛肉出口到中国。如果成行,将成为巴基斯坦第一家获得此类批准的公司。

  纵观近年,皇氏集团并非第一家探索进入巴基斯坦的中国乳企。随着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燎原乳业、伊利、圣元等乳企陆续尝试布局巴基斯坦,有最终放弃,也有站稳脚跟。陈易一说,随着两国政府合作进一步加强、巴方投资环境进一步提升,“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比较恰当的时间。未来十年,水牛奶将迎来更多商业机遇。”(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赵小鹏 郭彩萍)

(责任编辑:段常颖)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