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的恶毒妻

咪乐|直播|旧版 (记者任社宣)

内容简介:

其他类型小说《穿成反派的恶毒妻》作者:白玉樱桃,小说讲述了谢昱笙,江画榆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谢昱笙女主叫江画榆的小说是《穿成反派的恶毒妻》,这是作者白玉樱桃原创的同人小说类小说,在小说中谢昱笙和江画榆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谢昱笙女主叫江画榆的小说是《穿成反派的恶毒妻》,这是作者白玉樱桃原创的同人小说类小说,在小说中谢昱笙和江画榆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她就知道!这个假惺惺的女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根本不是好东西!

江画榆正在捡地上的碎瓷碗片,抬头看见姚敏满脸怒色,心头微沉。

原剧情中,陈妈听到动静找来时,还没进屋就被江画榆打发走了,自然也没人发现谢昱笙被打了。

可她穿来的太突然,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

谢昱笙现在的智商只有五岁,如果说出刚才的事,她就很难收场了。

打蚊子这种鬼话,可骗不了正常人……

怎么,心虚不说话了?”

姚敏见江画榆不答,认定她心虚。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跟我去见老爷子,看他怎么收拾你!”

姚敏上前一把抓住江画榆的手腕,恼怒地要把她往屋外拽,江画榆只觉得指尖一痛,手中的碎瓷片再次掉在了地上。

放开她!小鱼才没有打我!”

一个愤怒而坚定的声音陡然响起,姚敏和江画榆同时看向谢昱笙。

江画榆眼神讶异,完全想不通谢昱笙为什么会这样说。

姚敏更吃惊,既吃惊又愤怒,觉得少爷被蒙蔽的不轻。

谢昱笙却冷着脸,态度恶劣,言语之间带着威胁。

你冤枉小鱼了,立刻跟她道歉,否则我让爷爷开除你!”

姚敏听到这话,似是万分不敢置信。

母亲很早就在谢家做事了,她和谢昱笙也算是半个青梅竹马。

姚敏怎么都没想到,少爷竟然会为了这个女人这样对自己。

她唇角哆嗦,眼神倔强,少爷!”

和少爷认识二十多年,难道还比不上他跟这女人相处的短短几天?

谢昱笙却丝毫不近人情,一字一句地道:快道歉!”

姚敏呆愣片刻,面色涨得通红,差点忍不住哭出来,却死咬着唇什么都没说。

瞥见江画榆那张肤色白皙五官精致的脸,她不想承认这个女人确实有这个资本。

愤怒委屈妒忌的情绪瞬间将她淹没。

徐医生,快,请进来!”

陈妈的声音暂时打破僵局。

谢家的家庭医生叫徐邵庭,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相貌清隽,模样斯文。

他给谢昱笙开了退烧药,顺便帮江画榆处理了伤口。

江画榆忍着疼轻声道:谢谢徐医生。”

徐医生抬眸冷淡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

江画榆自小在孤儿院长大,对旁人的情绪十分敏感,她没漏掉徐医生看她的那一眼中带着转瞬而逝的厌恶。

徐邵庭外貌温文尔雅,长相俊朗,也曾被水性杨花的原主看中。

尽管一直被视而不见,但原主始终不肯放弃。

她倒不是真看上了徐邵庭,只是对方毫不犹豫的拒绝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江画榆忽然庆幸,她穿来的够早。

原主除了玩玩暧昧之外,还没做什么太出格的事。

一切都还来得及!

早晚各抹一次药膏,化妆品和护肤品避开伤口。”

徐医生将带血和酒精的棉团收好,在桌上放了一支药膏,口吻依然十分冷淡。

他为她处理伤口仅仅出于医者本能。

好,谢谢徐医生,慢走。”

江画榆自知他对自己的印象很差,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多言。

见她没有像往日那样死皮赖脸地留他做客,徐医生倒有些意外,临走之前不着痕迹看了她一眼。

姚敏也很诧异,她曾多次目睹这个女人跟旁人勾勾缠缠,就连徐医生都不放过!

江画榆,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江画榆目送徐医生离开,回过头就看到姚敏那双愤怒而气恼的眼睛。

姚敏!你怎么跟少夫人说话的?”

陈妈忙喝止姚敏,少夫人,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她就是性格冲动,说话也不经脑子,她不是这个意思……”

陈妈脸上汗涔涔的,心里不由后悔自己不该手忙脚乱把女儿吵醒,现在被这个丫头闹得无法收场。

方才她进来的时候仔细瞧过了,不曾看见什么巴掌印,以为花眼看错,冤枉了江画榆。

没想到姚敏却为此对少夫人出言不逊,吓得她冷汗直冒。

还不快跟少夫人道歉!你到底要闹什么?”

陈妈向来慈和,很少疾言厉色,姚敏倔强不为所动。

少爷还病着,你非要闹得不可安生吗?”

陈妈使出杀手锏,姚敏终于有所动容。

她从小将谢昱笙视作信仰,如何能置他于不顾!

姚敏死咬着嘴唇,声音仿佛从牙齿缝里挤出来,对不起!”

说完,她狠狠的瞪了江画榆一眼,扭头就走。

陈妈留下来收拾残局,一边收拾,一边跟江画榆道歉。

对不住,少夫人,都怪我没把这个丫头管教好,她心眼其实不坏……”

江画榆摆了摆手,没事,姚敏也是关心昱笙。”

陈妈更加歉疚了。

少夫人您人太好了!”

她将瓷片收拾好,地板打扫干净,又拿了新被子过来换上,这才离开。

江画榆复杂的目光落在谢昱笙身上。

谢昱笙在她手臂上蹭了蹭,小鱼,你身上好香!”

江画榆一愣,上辈子身边的人也总说她身上有一股香味儿,闻起来让人安心。

江画榆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可见他神色恬静依赖,神色微动。

刚才为什么不说实话?”

他明明挨了打。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穿成反派的恶毒妻》第2章 明明挨打了试读结束。

第3章七色花

谢昱笙望着她笑,带着些许天真的孩子气,小鱼,没关系的。”

是我不好,生病了不肯吃药,还动手推你,害得你烫了手,额头也磕破了。”

他皱了一下眉头,眼底浮上愧疚。

可你没有跟他们告状。”

除了江画榆,谢昱笙不相信任何人,提起陈妈等人就只用他们”代指。

我明白,小鱼是不想让别人把我当做坏孩子。”

男人目光澄澈,带着一股子少年的纯真傻气。

小鱼,我知道你是护着我的,所以我也不能告诉别人,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我们是好朋友对不对?”

谢昱笙重复了一遍,目光希冀的望着她。

江画榆目光怔忪地看着他,心里涌出些许异样的情绪。

她压下这股子情绪,神色却柔和了许多。

嗯,我们是好朋友。”

她的声音很轻,谢昱笙却很高兴。

真的吗?那我们拉勾,做一辈子好朋友!”

江画榆抬起头,伸出小手指跟他拉勾。

刚拉完勾,就见谢昱笙打开床边抽屉翻找,一会儿工夫,翻出一朵花瓣五颜六色的塑料花。

花朵缺失少了几瓣,但被擦拭得十分干净。

小鱼,你妈妈给你讲过七色花的故事吗?”

江画榆一怔,我知道这个童话。”

不过是福利院的院长妈妈讲给他们听的,她还记得故事的内容。

有个小女孩给家人买面包,回家的路上面包被狗偷吃了,一位老奶奶路过送给她一朵可以实现愿望的七色花。

她正出神,就见谢昱笙扯了一片花瓣。

飞吧,飞吧,我要跟小鱼做一辈子好朋友!”

他学着故事里小女孩那样做,幼稚且天真。

说完,他把塑料花塞到江画榆手里,小鱼,这朵花送给你,以后你有任何愿望都可以告诉它,它一定会帮你实现的。”

江画榆下意识接过塑料花,上面还剩下四片花瓣。

望着他稚气而真挚的表情,她心里漫出些许温柔。

可我没什么东西能给你。”

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如今魂穿书中,身无长物。

谢昱笙把一颗真挚的心掏出来给她,她却无法回报。

没关系的小鱼,那等你以后有了再给我也行。”谢昱笙却不在意。

好。”

江画榆心中轻叹一声,心态不免有了些许转变。

他很可怕,但……也可怜。

如果不是被最信任的人背叛虐待,他或许不会变成一个可怕的魔鬼。

昱笙,你饿不饿?我去楼下给你拿点吃的好不好?”

好,那你快一点,吃完咱们能出去玩吗?”他俊美的五官仿佛在发光,整个人跃跃欲试。

江画榆蓦的想起谢昱笙这次发烧的原因。

原身平时喜欢带他出去玩,对外做出温柔贤惠的假象,实则拿老公当挡箭牌跟其他男人约会搞暧昧。

那天她光顾着跟经纪人赵腾电话调情,一时不慎把谢昱笙弄丢了。

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雨中淋了好几个小时。

见江画榆皱眉,似有些为难,谢昱笙垂下眼眸,声音难掩低落,如果你不想去,也可以不去的。”

江画榆见他这幅模样,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

可是昱笙生病了,我很担心你,等把你身体养好了,我再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真的吗?”

谢昱笙立即抬头,凤眸圆瞪。

嗯,真的。”

得到保证,谢昱笙的脸上再次绽开笑容。

谢家请了专业的厨师来负责全家的一日三餐,并随时待命。

家里有谢昱笙这么一个病人,饮食都安排的比较清淡。

江画榆挑了最简单的白米粥,和两道清爽小菜,不想刚上楼就听陈妈说谢昱笙又发烧了。

她放下餐盘冲进房间,拿了放在床头柜上的耳温枪一量,耳温枪发出刺耳的鸣叫,四十摄氏度!”

这可是能要命的温度,怎么会突然烧得这么厉害?

江画榆心下慌张,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快,给医院打电话!”

她表现出来的冷静让陈妈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

姚敏不想让江画榆出风头,却被陈妈死死拉着,只好不情不愿的坐车随后才跟去。

谢昱笙复烧的突然,温度又极高,情况相当凶险。

江画榆忙了整整一天,什么时候睡过去都不知道,等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了。

多亏了有少夫人在,昨晚老爷子来过,已经和您的公司打了招呼,帮您告了假,少爷就拜托给您了!”

江画榆点了点头,公司那边她暂且腾不出手去料理,一想到原主的那些烂摊子就有些头疼。

她面上不显,对陈妈点了点头,好,接下来我会守着昱笙的,麻烦陈妈您回去帮我带几身换洗的衣物。”

陈妈忙答应了。

忽地,放在矮柜上的手机振动起来。

昨晚她忙着照顾谢昱笙,将手机调成了静音,现在拿起来一看,才发现竟有十几个未接电话。

全都是一个人打来的,顾星朝。

是穿书那天给她打电话的男人。

江画榆眉头轻皱,在脑海中搜刮了一番此人的信息。

顾星朝,星娱传媒的小少爷,哥哥顾明朝是星娱总裁。

出道即巅峰,拥有数量极其庞大的女友粉,是娱乐圈出了名的不好惹。

为人行事霸道,换女人如换衣服,尤其偏爱容貌美艳的女人,基本来者不拒。

原主野心勃勃,贪婪愚蠢,顾星朝皮相生得好,又有权势,两人一拍即合进行交往,但未对外公开关系。

江画榆犹豫了一瞬,接通了电话,耳边顿时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男音。

江画榆,这就是你给我的解释?”

小说中,女主江若熙和顾星朝是好朋友,江若熙知道她已婚,就暗示顾星朝她有问题。

顾星朝起了疑心,便暗中调查,没查出谢昱笙,反倒发现她与经纪人关系暧昧。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顾星朝语气冰冷,声音中是毫不掩饰的怒意。

江画榆下心一沉,如果她不能把这件事处理好,就会落得小说中的下场。

被顾星朝报复,然后丑闻满天飞,被全网黑上好几个月,连出门都被对方的狂热粉丝堵着骂。

还有比她更惨的穿越女吗?

江画榆头疼地揉了揉额角,深吸一口气,迅速想好了应对策略。

你想要什么解释,我和赵腾之间是清白的么?”

她轻笑一声,语气比顾星朝还冷上三分。

我就是劈腿了怎么样,你能和其他女人纠缠不清,我就不能找其他男人了?”

顾星朝,明明是你对不起我在先,还好意思来质问我?”

顾星朝以为,江画榆这些日子是心虚才不敢接电话。

如今敢接电话,应该是看见了自己满天飞的黑料,向他痛哭流涕忏悔来了。

没想到江画榆的态度比他还冷横,一番话说的好像是他对不起她一样,着实给他问懵了。

江画榆把声音压得很低,但她没注意到,病床上原本昏迷着的谢昱笙,已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漆黑如墨,一眼望不到底,没有丝毫纯真。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神医少年

回到顶部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