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孤僻高冷的女生被我说教之后,一下子缠上了我 第一卷 第一章 违和感

    1

    我走下楼梯,来到起居室。打开放在起居室正中央,如同显像管一般柱状取暖器。一声“滴”的电子提示音后,过了十秒左右,暖风徐徐扑面而来。吹了一会暖风后,我抱着胸走进厨房。

    “好冷……”

    看向窗外,太阳才刚刚升起。日光穿过起居室的窗户,透过蕾丝窗帘,留下模糊的光亮。虽能听见鸟儿的鸣啭声和摩托车驶过的声音,但还是比平时要安静的多。

    打开冰箱门,取出昨晚吃剩下的饭。

    “就吃这个凑合下吧。之后再煎个鸡蛋……”

    我在开始构思今天的早饭和便当。离到校时间还有半小时,得赶紧弄好,再把那两个人叫起来。

    取暖器才刚开始运作,室内温度还是很低。虽然在睡衣的外边披了外套,但热量还是不断从脖子和足部流逝。

    电饭煲的定时煮功能看起来在正常运作。打开盖子,白色的水汽升腾而起。浓郁的饭香味迎面而来,闻了一会后,我拍了拍自己的脸。

    “好嘞。”

    今天也得好好努力才行。我打开水龙头,放出热水洗了洗手。

    “啊——已经早上了么。”

    纱香慢吞吞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

    “应该……还能再睡十分钟。”

    “不是,你不一直都是这个时候起来的吗?”

    “是——吗?”

    纱香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虽然已经穿好了制服,但头发还是乱糟糟的。

    纱香把朝着厨房吹暖风的取暖器抱起来,搬到餐桌边坐了下来。但取暖器的风向只朝着她一个人。

    “喂,我也很冷,也往我这边吹吹啊。”

    “不行,我好冷的。”

    “就不能分享下么……”

    取暖器已经开了半小时,室内温度姑且还是比之前上升了许多。

    纱香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打开稍远处的电视。因为电视屏幕很大,稍远点也能看的很清楚。

    “啊——已经12月了……”

    电视上正在播放今日的占卜节目。画面上清楚的写着12月1日。

    “寒假、圣诞节、新年……”

    “在这之前还有期末考试。”

    我这么说道,纱香立马露出极为厌恶的表情。

    “能不能不要提这一嘴。难得的好心情都没了。”

    “你有在好好学习吧?我记得你之前似乎挂过一次科?”

    我往纱香的杯子里倒热水,做出笑脸对她问道。纱香含糊回应了两声,眼睛往别处望去。

    “挂科的话就会有补考和补课,所以还是认真复习比较好哦。”

    “我知道。不用再说了。”

    “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就跟我说。会讲给你听的。”

    “麻烦、不要。”

    纱香一直盯着电视看,我也看向了电视。

    占卜节目后是天气预报。今天似乎是个大晴天。

    看来不用担心晒在外面的衣服了。我昨晚就把洗好的衣服晾到了院子里吹风。白天家里谁也不在,要是下了雨就没人能收衣服。所以我每天早上都得看天气预报,以前忘看了一次,结果倒了大霉。

    快要期末考试了,不想在家务上分太多神。

    之后收拾收拾碗筷,准备好老爸的早饭后就得赶紧去学校了。老爸的公司是弹性工作时间制度,所以不是一定要早起,总是在快要来不及的时候慌慌张张的出发。

    纱香和我都一边动着筷子,一边盯着电视看。偶尔闲聊两句。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就到了该出发的时间了。

    “我先走了。”

    纱香最低限度的收拾了下自己碗筷,刷完牙后说道。看见她忘了便当,我赶紧给她递过去,再帮她梳理了下乱糟糟的头发,目送她出门。她的身影不见后,我开始快速收拾碗筷。收拾完后,再用保鲜膜包好老爸的早饭。稍微歇了下后,去看了眼房间里以极差睡姿呼呼大睡的老爸。

    “好大的呼噜声……”

    明明我这边声音挺大的,还能睡的这么香。

    在出发之前,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来到起居室的佛龛前,端起供奉用的饭碗,来到厨房的电饭煲前盛了一点饭,再小心翼翼的端回佛龛前。以正坐的姿势坐好,摇响铃铛。

    我闭上双眼。

    并没有什么想祈祷的。只不够是日常的一环,每日不可或缺的事情。

    感到铃声渐渐远去,我缓缓睁开双眼。

    心情沉寂了下来。我背上书包,轻声说道:

    “我出发了。”

    早上的课间活动后,坐我后面的斋藤自言自语道:

    “好想要钱啊……”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我回头问道,斋藤此时正趴在桌子上,两腿乱晃着。

    “因为缺钱啊。”

    “是嘛。”

    “不打工的话,我们的钱就只有零花钱和压岁钱了。但又不是土豪人家,数额都少的可怜。”

    “这不理所当然么。”

    我也是,老爸不给我零花钱的话,就没有其他来钱的渠道了。虽然以前放长假的时候打过一次短工,但也就几万日元而已。

    “你怎么这么想要钱?”

    “当然是想买游戏之类的东西啦。明年学习任务会变得更重,得趁现在好好玩玩。”

    “不是再过一个月,就能拿压岁钱了么?”

    “但我现在就想要啊。”

    斋藤一边这样说道,一边给我看他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是某个公司的人气游戏系列发售了新作。定价差不多一万日元。

    “马上就要发售了啊。”

    “所以你没钱就不能第一时间入手。”

    “对啊对啊。”

    “但很快就期末考试了……”

    毕竟是斋藤,肯定是不会学习的。

    “没事。反正临阵磨枪也没多大用。”

    和纱香完全相反的思维方式。考前至少也得看一点书啊。

    “今年用的实在太多,钱已经不剩多少了。但我真的想一发售就能玩到,到底咋办啊……”

    “最为现实的办法是,期末考完就去打工赚钱。”

    “你说的没错……只能这样了么……可我从来没打过工。”

    “可以做点类似于车流量统计之类的工作。高中生也能做的来。”

    “我回去查查。”

    其实我也没做过车流量统计这样的工作,不是很清楚高中生到底能不能做。脑子里的印象就是拿一张折叠椅坐在十字路口,在调查表上写写画画。

    “话说你就没什么特别想要得到的东西吗?”

    “哎?”

    斋藤突然这么问我,我顿时愣住了。这么说来,我确实没考虑过自己想要什么东西。每天都是忙这忙那,没空想。

    “你每天都在学习,肯定也会感到无聊吧。”

    “非要说的话,我希望能多拥有一点时间。除此之外就没什么想要的了。”

    “哈——”

    斋藤露出惊呆了的表情。

    钱自然是越多越好。但老爸给我的零花钱挺多的,现在还不是很缺。所以应该集中精力在学习和家务上。

    “反正你天天考第一。偶尔放放松不也挺好?求求你别再把平均分拉高了。”

    “你说啥呢。你自己多学一点不就好了?”

    “行、行。”斋藤敷衍的回了我两声。

    最近我确实没什么属于自己的时间。虽说学习是为了自己,但现实确实是我没怎么放松玩过。我比别人更加在意自己的健康,但过多在意健康这种事反而让我觉得有点疲惫。

    ——偶尔也放松下么。

    纱香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再多享受享受之类的,过度努力只会让自己疲惫之类的。确实是这个道理,但对我而言拼命做好该做的事,才会感到安心。

    对我而言这已经成为了习惯,比起大脑,身体已经率先动了起来。而且,要是在该做的事情之前做了其他事,大脑也会不适应。

    确实不大像是个正常的高中生。

    “喂。”

    斋藤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看向斋藤使眼色的方向,江南正向我这边走了过来。江南看到我转头看她,露出稍微有点讶异的表情,随后温和的向我道了声“早上好”。

    我也回了一声“早上好”。江南经过我走向了最后的座位。

    ……真的是对心脏不好。

    “她真的……没迟到啊。”

    斋藤嘟囔道。

    距离那场说教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

    从那之后,江南就再也没迟到过一次。更没有逃课,认真的上课听讲,不忤逆老师,完全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呃,那个容貌和身材,确实不能说是普通。

    总之就一直一副老实的态度。

    “你到底是怎么驯服那样的猛兽的啊?”

    “什么驯服?你说话注意点。”

    “但都是因为你吧?”

    我不由得语塞。确实没法否定。

    (我想要更多的了解你。)

    江南曾对我说出了的那句话。而我们现在的关系,也正如这句话一般……

    2

    “大楠君。”

    午休时间。花咲把我叫到了她的桌子旁。然后她趁着周围人不注意,偷偷把便当塞给了我。

    花咲一周会为我做一次便当。会在前一天和我说好,第二天我就不用自己准备了。

    “谢谢。”

    “不用。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才对。谢谢你一直给我提建议。”

    花咲的料理水平正一天天进步着。令我不由得感到佩服。不像一些人明明不懂料理,还爱加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花咲做饭非常扎实,脚踏实地的不断努力着。这样的话,就算不用我给她指导,花咲的料理水平也一定会不断提升下去。

    很快就要追上我了啊……

    虽然我每天都在做饭,但忙于各种琐事已经没空再钻研了。感觉自己做饭都是像流水线作业一样,品尝花咲做的便当正好给我带来了新的刺激。

    “我做了白菜肉卷、煎蛋卷还有小肉丸。自己尝了下,觉得味道还可以。”

    “好嘞,我尝尝。”

    “嗯嗯。”

    要是聊的太久就会被人怀疑了,我赶忙揣着便当回到自己的座位。然而斋藤和进藤二人已经准备好了嘲弄我。

    “呀——带回来了。”“来了来了。”

    这俩家伙又在阴阳怪气了。他们都知道我在为花咲品尝料理。一开始还能搪塞过去,结果还是露馅了。

    “烦死了,都给我一边去。只是帮着尝一下味道而已。”

    然而进藤依旧不肯罢休。

    “小学的时候是跑得快的受欢迎,初中的时候是不良少年受欢迎,结果到了高中,变成成绩好的受欢迎了么……”

    “这么说的话,你也不学习就好了。”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进藤的成绩也是烂的可以和斋藤并称卧龙凤雏。老实说,我们的这所高中都是得凭分数考进来。凡是能进来的都是有点实力的,然而这俩家伙一直玩到今天,成绩已经惨不忍睹了。

    打开花咲的便当盒,将上面的一层拿下来,诱人的香味扑面而来。花咲说的菜肴和白米饭呈现在眼前,每一份都细致的分好,一如花咲认真细心的性格。

    “草,外观这么漂亮,我怎么就觉得火大呢。这都没在谈恋爱,你骗谁呢?”

    “就是,怎么可能没在谈。”

    斋藤和进藤的语气极为嫉妒,说的内容更过分,我一时还语塞了。

    我首先用筷子夹了个白菜肉卷送入口中。不单单外表好看,味道也是很棒。入口汁液四溢,虽然有点硬,但味道已经好到了可以无视这个缺点。

    看到花咲有点担心的往我这边望,我给了她比出了个OK的手势。她像是松了口气似的摸了下自己的胸口。

    之后我会给她详细的感想与建议。但老实说花咲现在的这个水平,已经不需要我的指导了。

    斋藤露出极为愤恨的表情,盯着我的脸和便当看。我对他说道:

    “来一口?”

    “不,不用了。就算吃了也完全感觉不到快乐好吧!这不就成了情商超低的直男了么。”

    进藤也附和似的不断点头。凭他那肥大的身躯,肯定是吃得下我的便当的。但果然这种情况下还是出不了手。

    “你们俩平时都不做饭吗?”

    我稍微有点好奇,便问了一下。但我猜大概率是不做。果然,他们回答道:

    “不做。”“只会泡方便面。”

    完全是预想之中的回答。

    “把泡方便面算在做饭里,斋藤,真的很有你的风格。”

    “做饭这种事,不就是炒一炒,煮一煮,再煎一煎么。没啥大不了的。”

    “哪有这么轻松……”

    但话说方便面只要下了工夫,精心制作的话,也能做的很高级。

    “现在这个时代,即食、冷冻食品的味道都不错。做饭这种事就爱好的人去做吧,反正速食食品也挺便宜的。我已经打算一辈子都不做饭了。”

    “我也是。”

    进藤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其实老爹也经常吃速食食品。但从营养角度来说,我觉得还是自己亲手做的比较好。

    我再次打量花咲做的便当。

    虽说花咲是为了提升自己的料理水平而做的便当。但很明显考虑到了我,营养平衡做的很好。蔬菜、肉、鸡蛋,各种各样的食材应有尽有。

    ——得找个机会好好道谢才行。

    虽然花咲说了不用,但果然还是必须得道谢。

    比起料理的水平,更重要的是对对方的关心。在感到了这份关心后,我的心里便不可能再对便当生出半点负面评价。

    “大楠,稍微过来一下。”

    今天上完课,开完班会后,城山老师便朝我这边招了招手,让我过去。

    “有什么事吗?”

    “还有西川,你也一起过来下。”

    这时候西川正在和别人说话,闻言有点疑惑的歪了歪头,朝这边走了过来。

    我们两个一起来到城山老师面前。

    “你们来下我办公室。有要跟你们谈的事。”

    我和西川只能点点头。

    来到老师的办公室。

    每次来到办公室,总是有种违和感。学校的办公室总是有种独特的气氛。去别的班级的时候也有相似的感觉,但办公室的违和感更强。

    城山老师把点名册和教科书放到自己的桌子上,继续往里走,我和西川也跟着他往里走。

    不久我们来到了一个被隔开的小空间。因为有挡板,外面看不见里面。

    能够听到办公室里其他人交谈的声音。

    “坐吧。”

    我和西川都坐到不锈钢的椅子上。面前的茶几桌腿是金属材质,桌面则是木质的。不知为何桌子的角落放着几个小盒子,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糖果。

    “吃个糖吧。”

    在我们同意之前,城山老师就已经抓了几个糖放到了我们面前。这时候说不吃就有点那啥了,我姑且拿了一个。西川也拿了一个。

    “突然给糖吃,您这是关西的老婆婆吗?”

    “因为你一直盯着看,我才抓给你的啊。怎么了,不要?”

    “虽然我来过老师的办公桌,但这儿还是第一次,就是有点好奇罢了。”

    虽然我不是很想吃糖,但还是姑且放到了包里。

    “老师——啥事呀?”

    西川一边把糖塞嘴里一边问道。

    “没什么要紧的。只是有点想问你们的事……然后,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们能帮我个忙。”

    “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和西川都点了点头。

    老实说,当城山老师把我们两个都叫出来的时候,我就大概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我和西川的交集点,那便是——

    “是江南的事。希望你们能跟我讲讲有关她的事。”

    果然是这样,那我就不得不说:

    “请您自己去问江南同学。”

    “对对,是这个道理。但在这之前听我说两句。”

    城山老师把手伸到了盒子里,这次是他拿了一颗糖,撕开包装塞到了嘴里。能听到糖和他的牙齿相撞的声音。

    “不是有句话叫做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嘛。一个人的力量是微弱的的,所以要适当的发挥每个人的力量,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这样才能做成事情。”

    “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就是说,我直接问江南,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一下子说出了极为残忍的现实。所以才这么绕圈子的么。

    “别这么看我,就算是我,老是拜托学生的话也会觉得不好意思的。但希望你们能为我考虑下,这个学校里能有几个人能和那个家伙正经的说上话?”

    “呃……”

    这我倒是不能否定。确实能理解老师的苦衷。

    “那个,老师……”西川看起来有点为难的开口道:“也许我无法能帮到您。”

    西川翘起二郎腿,眼睛看向别处,手里摆弄着自己的发梢。

    “我还没详细说呢……”

    “反正就是和梨沙的将来有关的事吧,这不是我能插足的事情。”

    “呃……”

    一下正中靶心。城山老师以前发过生涯志愿调查表,看来是这件事的后续么。

    “我觉得梨沙有梨沙的想法。即便老师有所谓引导的义务在,我也真的不想帮这个忙。”

    西川换了个姿势,继续翘着二郎腿。

    老师露出束手无策的表情看着我。但我也没办法啊。

    西川说的没错,最重要的是尊重本人的想法。虽然不知道江南和老师都谈了什么,但江南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就算在别人看来是不正确的想法,对于本人而言也是十分重要的自己的意志。

    说教者是不能为被说教者负起责任来的。

    “您先说说什么情况吧。”

    现在的信息太少了,我催促起下文来。

    老师的表情放松了一点,随后叹了一口气,开口道:

    “我也是不想干预过多的。真的。我从未想过要改变她的想法什么的。只是想要尽可能的知道她的想法。”

    “……您好像说过江南不是很配合您。”

    “就是这个!不愧是年级第一君,真聪明。”

    废话。

    老师一边嚼着糖,一边说道:

    “之前我在进行有关毕业去向的面谈吧。多亏了你,江南她来参加面谈了,但对于我的问题,她只有模棱两可的回答。虽说细节的东西涉及到个人隐私,不能多说。但我完全看不出她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模棱两可?”

    “也许说她压根就不想回答比较好。如果还没决定好的话直接说就行了,但她一直在回避。面谈之后,偶尔问了几次,也只得到了一些含糊的回答。”

    “……老师,看来没怎么被信任呢。”

    “呃,这个……”

    似乎这话戳到老师痛点了,他沮丧的低下了头。

    打印纸张的声音不断在办公室内响起,感到有人从隔间外走过,我们都沉默了下来。

    确认那人的脚步声远去后,老师开口道:

    “总之,我搞不懂江南。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愿开口。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才不能对我说。老实说,我很不放心。”

    “您的意思是,担心她有什么不得不隐瞒的苦衷吧?”

    我回忆起江南说过的那句话。

    (我想要像你一样,在一度的崩坏之后,重启人生。)

    (和你在一起的话,也许就能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很明显这是向往未来的人才会说出的话。能够感受到她所肩负的沉重之物。

    我觉得不用过于的担心江南。

    “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最近的江南也都挺老实的。只是我心里老放不下,希望你们能跟我说说江南的事。”

    “……”

    “不行吗?”

    我偷偷看了眼西川。从刚才开始,她的表情就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恐怕不管怎么劝,西川也是不会帮忙的吧。

    所以老师就只能指望我了。

    但我能说的也是有限的。我思考了一会后,说道:

    “我觉得不用太担心。”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江南会对老师这么抗拒。就算是对我,她也不怎么吐露心声。

    但肯定,不用太过担心。

    “这样啊……我姑且再问下,西川,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

    “……嗯。”

    西川应该知道什么吧。我和江南说上话也不过是两个月之前的事罢了,而西川可是和江南有超过一年的交情。

    理所当然的,西川很可能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的事情。

    “我明白了,那我今天要问就这么多。如果你们今后能帮我留心一下江南就帮大忙了。”

    接着城山老师又问了问我们两个有没有什么烦恼,我和西川都摇了摇头。

    谈话结束后,我和西川离开办公室,走到走廊上。

    “真是的——”

    没有听到咀嚼糖果的声音,应该已经吃完了吧。

    “嗯?”

    办公室内紧张的气氛依旧留存着,但西川很快露出笑脸。

    “老师也是真的爱担心呀——突然叫人出来,真是吓了一跳~”

    “是啊。”

    “明明梨沙她有自己的想法,放着不管就行了~”

    “你知道些什么吗?”

    我问道,西川闻言露出有点吃惊的表情,随后又苦笑道:

    “不知道。这也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吧。”

    “嗯……”

    扔下驻足原地的我,西川率先向前走去。

    尽管觉得西川话里有话,但我也和她一个想法。老师真的担心过头了,我们都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就要期末考试了。真希望不要再占用我的时间了。”

    “对对~我今天还有约。”

    我们回到教室后,已经是空无一人。似乎江南没有等我们两个,已经先回去了。

    “阿直,那就再见啦~”

    西川和我打了招呼后,便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教室里重返寂静。卫生打扫似乎已经结束了,桌子都摆的整整齐齐。

    窗户开着,窗帘翩翩起舞,我收拾收拾桌子,离开了教室。

    3

    “老哥,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

    正当我在准备晚饭的火锅时,纱香突然这么问道。淡褐色的陶锅摆在餐桌上,水蒸气不停的往外冒。

    “怎么突然问这个?”

    “听别人说的。嘛,虽然被谈论的主要是对方,而不是老哥。”

    听纱香这话,似乎有人认为我和江南正在交往。我再一次体会到了江南的名声之大。

    “说真的,没有在交往。我每天这么忙,哪有时间。”

    “咦——”

    “你咦啥?”

    “书呆子。”

    纱香似乎相信了我的话。露出了释怀的表情。

    “我看见过江南,真是个大美人。确实不是老哥你能弄到手的,而且性格也差的太远。”

    纱香这话很有道理,我没法反驳。

    白菜、胡萝卜、鸡肉、牛蒡、烤米棒之类的食材已经在锅里煮了很久。纱香一边忍着烫一边从锅里夹菜吃,滚烫的食物正好热热冰冷的身子。

    正当我们闲聊的时候,老爸回来了。只见他把外套脱扔到沙发上,然后冲到了冒着热气的火锅旁。

    “哇,真不愧是直哉,就是机灵,好暖和……没放辣吧?”

    老爸拿起筷子就要往锅里伸,我一把打掉他的手。

    “给我好好洗完手,漱完口再来吃饭。”

    “知道啦。又不是小孩子了。”

    不就是因为你像个小孩子,我才说你的吗?

    趁着老爸去洗手,我把老爸的碗碟摆到桌子上,再用大勺子往碗里盛菜。虽然完全没必要做到这一步,但我还是做了。

    洗完手,漱完口的老爸回来后,纱香开口道:

    “老爸,你明白的吧?”

    “什么?”

    老爸面露疑惑之色。纱香则是眉头一皱。

    “别光吃肉,也吃点蔬菜。”

    “怎、怎么会。我一个大人怎么会做这么孩子气的事情。”

    正当老爸拿起大勺想要往锅里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碗里已经盛好了菜。随后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直也,这是你盛的?”

    “嗯。”

    “这蔬菜是不是太多了?你不盛这么多我也是会自己捞蔬菜吃的。”

    “别扯了。而且,你碗里压根没那么多蔬菜。”

    “呜哇哇……这么多蔬菜……”

    老爸夹起白菜,露出极其不情愿的表情。随后闭上眼把白菜往嘴里送。

    “老爸,你之前的体检,报告结果不是很好吧?不就是因为老不吃蔬菜,维生素摄入不足,才导致的吗?”

    “直哉、纱香……你们这是在用大道理欺负人……”

    “那就请你好好的接受大道理。还有,纱香你也没资格说别人吧。”

    平时都在一个劲的吃零食。我每次看到都提醒过她。

    “我这么年轻,没关——系。”

    看来只能采取强制措施了,我夹起蔬菜就往纱香的碗里送。纱香立马“喂!”的大叫起来。估计是没想到刚说完老爸就轮到自己了。

    “哈,就是这样,干得好,直哉!”

    “你再废话就给你夹蔬菜。”

    “我会很高兴的吃完的!”

    我受不了了,简直就像小孩子之间的拌嘴,麻烦个不停。

    等终于安静下来,吃了一会饭后,锅已经渐渐见底。纱香像是突然想起似的,重新提起了江南的话题。

    老爸立马有了反应。

    “什么!?直哉你有女朋友了!?”

    “有个鬼。你好好听人说话好不好。”

    我把刚才说给纱香的话又说了一遍。

    老爸闻言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嘿——”的发出惊讶的感叹声。

    “你是不是不信我?”

    “不是,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呢?我只想说,直哉,挺能干的啊。”

    “你有在听我说话?”

    “在听在听。这样啊,直哉也长大了啊。”

    受不了了,我觉得我在鸡同鸭讲。

    老爸露出非常高兴的神情,说出了“下回带回家给我看看”“得把握好方寸啊”之类极其迷惑的话。我通通选择无视。

    “但就算没在交往,你和她关系确实是变好了吧?”

    纱香吧筷子含在嘴里,说道。

    “你们这是什么奇怪的关系啊……”

    奇怪……吗?确实我也这么想。

    江南与我,原本应该毫无关联。双方原本都没有接近对方的意图,也从未说过话。然而以我的说教为契机,距离缩短了起来……我要是这么说的话,估计也没几个人会信的吧。

    我觉得我和江南应该是朋友关系。但又和一般的朋友关系有些微妙的不同。

    和单纯的在一块比较多而自然产生的朋友关系不同,我们之间的关系更淡薄一点。但也没有淡薄到义务关系的地步。尽管我们相处的较为轻松,但感受不到那种明确的心灵连接。

    所以我无法用语言说明这种有点奇怪的关系,说明自己内心的感触。就算从最初开始详细的说明,就算如同电视剧一般从头到尾放映给别人看,也大概不会被理解。

    这样说来,江南确实是非常“特别”的存在。

    “话说就要期末考试了——”为了糊弄过去,我转移了话题。纱香立马一脸不高兴,“烦死了!”。

    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聊到有关江南的话题。

    “这个题目,我不知道该怎么答……”

    “……嗯。”

    “然后我觉得大概是这样,就试着写了。但果然错了。”

    “……”

    “……你在听我说话吗?”

    听到江南有点不快的声音,我的意识回到了现实。

    老师找我和西川谈话的第二天。江南在课间问了我问题,我便一如往常的站到她桌子旁边教她。但我却在不经意间走了神。

    “我在听。”

    “真的?”

    “真的真的。笔借我下。”

    我拿过笔飞速的在题目下写上答案。知道她是在最根本的地方理解错了之后,只要将错误的观念纠正过来就可以了。

    江南似乎在认真准备期末考试。以她最近的进步,我觉得不仅可以及格,甚至可以考到平均分以上。

    似乎没有其他问题了,那我的任务就结束了。但江南一直沉默的盯着我的脸看,似乎是在揣测我内心的想法。

    “怎、怎么了?”

    “没什么。话说,你脸怎么红了?”

    “瞎说,没红。”

    “就是你脸红了,我才说的呀。”

    在这么近的距离,被她盯着看,果然感觉好羞耻。江南轻笑了两声,终于移开了视线。

    “你学习还真的是认真。随便拿出个问题问你,都能立即给出答案,真的不一般。”

    “也不是啦。偶尔而已。”

    实际上我也不是无所不知。也有不少不懂的地方。只是单纯的比一般人要多知道一些,没什么大不了的。

    “话说,你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学习呢?”

    江南有点好奇的向我问道。

    “我想试着考一下东桥大学。”

    “这样啊……”

    东桥大学,被誉为这个国家最顶尖的大学。虽然我们高中的学生大多数会进入大学,但能进入东桥大学的人还是屈指可数。因为很多人会选择可以保送的大学。

    但我的目标是金字塔顶峰。在学习上绝不能有丝毫懈怠。

    “我不想在考试上依赖运气、状态这种东西。我想要拥有充分的能力,稳稳当当,游刃有余的通过考试。还有一年就高考了,绝不能让成绩落下。”

    “嗯。”

    江南脸色平静的听我说完了。似乎是没有什么兴趣。

    “你呢?”

    我像是反击一般对江南问道。不是刻意的,只是下意识的问了出来。说出口后才发现自己提了和城山老师一样的问题。

    江南愣了一下,随后眨了几下眼,长长的眼睫毛上下抖动着。

    然后,她单手托腮,看向窗外,说道:

    “嘛……”

    这时我突然感觉有点不自然。和老师谈话时没有出现过的违和感突然出现在我的心中。

    尽管江南不是那种话多的人,但我能感到她在敷衍我。

    “升入大学吗?”

    “也许吧。”

    “直接工作吗?”

    “也许吧。”

    “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连续抛出了几个疑问,但都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再问下去就有点喋喋不休了,我即时闭上了嘴。

    江南对老师肯定也是这样回答的。能够想象到如同现在的问答一般,始终含糊其辞的江南的样子。

    ……原来如此,我能理解城山老师的苦衷了。

    “果然。”

    江南扬起头说道:

    “昨天你和西川被叫出去,就是因为这事吧。”

    “……呃,不是。”

    “你刚才的沉默就是肯定。”

    江南似乎没有在生气。也许她刚才一直盯着我看,就是为了确认我有没有在想刺探她。

    “……我不是特意问你这个问题的。”

    “没什么。毕竟是我先提起的这个话题。”

    感到从窗户射进来的日光略微变得强烈了。似乎是云层散开了一些。

    日光穿过摇曳的树木,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扩散开来。江南拉了拉对襟毛衣的袖子,朝一半都在袖子里的手掌哈了哈热气。

    江南的头发随风轻轻摆动。两眼眨个不停。

    那双眼不再朝向我。我看了看教室前面挂着的时钟,还有一分钟就要上课了。

    我离开江南身边,回到自己的座位。

    我一边为下节课做准备,一边思考刚刚的违和感。

    ——江南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这是我第一次,认真的在意起江南的事。

    第二天。

    早上,我下了电车,走在通往学校的道路上,这时看到了走在前面的江南。

    她似乎是一个人。我稍微犹豫了下,随后快步向前,打了招呼:

    “早上好。”

    江南看了看我的脸,微微点了点头。

    走到她旁边才发现她耳朵上戴着耳机。数据线隐藏在了头发里。

    “……等我下。”

    江南点了几下手机,暂停音乐播放后摘下耳机放到了包里。在她点暂停键时我看到了播放器画面,歌名是英文的。我没见过,也许就是外文歌曲吧。

    “不好意思。打扰你听音乐。”

    “没什么。话说你今天是不是来得有点迟了?”

    我确实有点迟了。往常应该要早二十分钟。

    “因为电车晚点了。”

    “这样啊……”

    比起我以前的到校时间,这时候路上的学生要多一些。寒风吹过,大家都哆嗦着身子打着寒战。现在我和江南一起走,盯着我们看的人也变少了。在过马路的时候,正好绿灯变红灯。有几个人赶忙冲过去,而江南则是不慌不忙的驻足等待。

    过了马路就是上坡了。江南将拎着包的双手背到身后。

    “好想早点拿到驾照……”

    她看着路上来后行驶的汽车说道。汽车的发动机声轰鸣,几乎听不到周围人说话的声音。

    我问了江南为什么后,她回答道:

    “因为感觉会很快乐。”

    “确实……”

    上学路上有这么多坡道,着实也让我感到了厌烦。只需坐在驾驶位上踩着油门便能前进,确实感觉很有魅力。

    要成年才能考驾照。就算出生的比较早,我们高中生想要考驾照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你不想考驾照吗?很多人决定上大学后就都跑去考了。”

    “没怎么想过。觉得没必要这么急。”

    “我是肯定立马就去考。”

    我家有老爸的车。但他都懒得开,我就没坐过几次他的车。要是我考了驾照就能做很多事,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

    “只是我觉得你开车会有点恐怖。”

    我一不留神说出了口。江南立马投来了极其锋锐的视线。

    “就开个玩笑。”

    “要是我考到了驾照,绝对不会让你坐我的车。”

    但我确实担心江南极其自我的性格到开车上会怎样……

    我家老爸开车是非常谨慎的类型。就算到了该往前开的时候,也会左顾右盼迟迟不动。

    “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江南摇了摇头。

    “没有。光是能自由行动的范围变广,就让人心情愉悦了。能随时随地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真的是太好了。现在充其量只能把老好人同学叫出来,在网咖过个夜啥的。”

    “求求你别在半夜把人叫出来了。”

    “但你还是来了。老好人同学。”

    话说两周前她又把我叫出来了一次。哎,是我的意志力太弱了么,总是被她牵着鼻子走。

    江南露出有点坏坏的笑容。

    “下次要不要试试在考试前一天把你叫出来?”

    “求您别这样,那我真的一个头两个大。到时候可能真的会无视。”

    “我知道。我也是打算期末考个好分数的。”

    “嘿,挺有自信的啊。”

    就最近江南的状态来说,我觉得真的有可能考个好分数。

    “因为有个好老师呀。”

    “能把挂科逃学的学生教育到这个份上,确实是个好老师。”

    “学生的聪颖天资也是一个原因。”

    不管怎样,江南能考到好分数的话,我也很开心。

    我想起江南昨天敷衍的回答。

    (也许吧。)

    那时候感到的违和感已经渐渐变弱了。江南不是那种爱说自己事情的人,含糊其辞也是正常的吧。

    ——因为老师的话,我先入为主了。

    听了那句“是不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后,我也忍不往那边想。冷静下来想想,江南本来就不大爱说自己的事。

    结果我和老师都没能把握住江南的性格。总是以一般人为基准,那自然会有违和感。

    虽然我还是不明白江南在想什么,但既然都说出这样的话了,那肯定就没事了。

    “话说,你打算考多少分?”

    我这样问道,江南的视线上扬,做出思考之色。

    “比你稍微低一点吧。”

    “这样啊。”

    这时正好到绿灯了。

    我们再次慢悠悠的往前走。我和江南的脚步声相重合着。这时我发现江南眨眼有点多,和昨天一样。虽然还没打哈欠,但看起来确实挺困的。

    “打工?”

    江南点了点头。

    “考虑到快期末,已经减少打工量了。”

    这么说来,我记得江南以前说过自己在存钱。因为家里的情况,似乎要不少钱。

    “不要太拼命啊。要是累倒下了,那就得不偿失了。睡眠时间不足的话,人体机能是会大幅度下降的。”

    “……你也能说我?”

    “呃。”

    确实我没资格说别人。学习的时间比江南还要多,虽然不打工,但一直都在做家务。

    “……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为此需要很多的钱。刚才我说了想考驾照的吧,要是想买自己的车,那就得要更多的钱。”

    “想做的事……”

    “嗯,有很多。”

    我看向江南的脸,似乎感觉到了以往曾出现过的一抹阴暗,不由心生困惑。

    ——哎?

    不知为何,一种类似于漏掉、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的空虚感出现在了我的心中。我不想被这种情感所支配,但它却停留在我的内心,迟迟不肯散去。

    “想做的事情,是?”

    所以我试着问出了口。然而换回的只有冷淡的回答。

    “嘛……”

    和昨天的含糊其辞一模一样。一但我越过某条线,江南就开始回避。

    江南似乎感到了我内心的困惑,说道:

    “你就这么想知道吗?”

    “……”

    早上的困倦,寒冷的秋风,此时都离我远去。但不管我的心情,江南露出有点寂寞的笑容,开口道:

    “但我不会告诉你的。”

    我意识到江南决不允许我跨过这条线。

    ……我被拒绝了。

    原本以为跨越过的墙壁的前方,还有一道墙壁——我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明明说想要更多的了解我,却不告诉我任何关于自己的事,将自己的心门紧闭。

    这样的想法不由得出现在我的心中。

    “这样、啊。”

    我只能这样说道。

    也许我原本还在自负自己能和江南交好。然而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尽管相互了解、相互理解了一点点,但彼此还有无数未知的地方。

    江南不断地向前走去。我稍稍落在她后面。

    不久走到了学校大门处,周围的人也变得更加多了起来。刚刚我们交谈的气氛已经散去,只是沉默的走着。

    这时江南转过身来:

    “怎么了,一脸奇怪的表情?”

    她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脸。

    茶色的长发、美丽的瞳孔、白皙通透的肌肤。

    尽管有着十分清秀的容貌,却不亲近任何人。一位心门紧闭的女高中生,依旧存在于那儿。

    “……”

    无数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闪过,短暂的沉默之后,我回答道:

    “没什么。”

    江南有点疑惑的歪了歪头,随后转过身继续向前走去。

    ——无可奈何。

    如同西川所说,江南的心中有个我无法涉足的领域。

    而我只能沉默的接受。

    一阵秋风吹过,操场的沙尘在我的脚下飞舞。

    沙沙的声音在我的耳中回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咪乐|app|直播|苹果 据了解,截至签约当日,已有20余家供应商达成合作意向,后续将进一步将客户范围扩大至中商惠民全国两千多家供应商。

 

重要声明:小说“孤僻高冷的女生被我说教之后,一下子缠上了我”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hencou-com.bcbacamp.com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